您现在的位置: 阳江政法网 >>矛盾化解 >>工作动态

一道长堤接翠微!忆半世纪前海陵大堤建设往事

来源:admin

发稿时间:2017-12-28

享有“南方北戴河”美誉的海陵岛,是大自然馈赠阳江的礼物。长期以来,海陵岛孤悬海上,来往陆地依靠舟楫过渡。半个世纪前,在时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的关心下,阳江人民肩扛手提,历经8年奋战,筑成海陵大堤,近十里长堤将海陵岛与陆地的联系牵引得更加紧密。去年,海陵岛大桥建设项目全线动工,随着明年工程完成,海陵岛又将增加一条进岛通道,极大地改善对外交通。今日,本报推出特别报道,追忆半个世纪前海陵大堤建设那段往事,敬请关注。

帝子南来竟不回,海陵荒冢对斜晖;

涛声漫诉兴亡恨,风啸空增洋海威。

且喜望天勤水利,更惊穷垌养鱼肥;

千斤亩产期明日,一道长堤接翠微。

——陶铸《访海陵岛》

这是1958年2月,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首访海陵岛时作的诗。也就是这一次,陶铸代表省里作出了建设海陵岛大堤的决定。1958年12月8日,海陵大堤动工兴建,阳江人民以气吞山河的气魄,历经8年的艰苦奋战,于1966年7月1日,全长4625米的海陵大堤建成通车。大堤建成半个多世纪以来,有力推动了海陵岛的发展。

◎孤岛灭旱灾 面貌初改引起省委第一书记关注

那时的广东省,其行政区域包括今天的广东省和海南省以及广西的东兴、防城、钦州、北海、灵山、合浦几个市县。大广东一百多个市县,日理万机的省委第一书记陶铸怎么会注意到当年地处偏僻的海陵岛,并做出了一系列建设海陵岛大堤的指示?市政协提案委员会主任黄思惠向记者解开了这个谜。他说,原市政府秘书长梁坚(1957年8月任海陵区副区长)生前跟他说过,这里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新中国成立前,海陵岛孤悬海上,岛上没有一条河流,没有一个湖泊,全岛42000多亩耕地中,有八成终年受到干旱和咸潮的威胁。在这样的生态条件下,即使是最好的年景,水稻亩产也只有200多斤。对此,中共海陵区委提出“破山引水,消灭干旱”的口号,党和政府带领人民在海陵岛通过逐步筑海堤,开展以挖平塘为中心的大规模兴修水利运动。特别是通过1955年冬到1957年春的奋战,在全岛只有一万名基本劳动力的情况下,每天竟出动了一万三千多劳力奋战在工地上,连六七十岁的老人及毛头小子也参加了兴修水利劳动大军,干部群众一日三餐吃在工地上。在全岛受害最严重的近万亩“望天垌”“丹济大垌”,每天都有四五千人参加劳动。在最困难的时候,区委书记和区长将自己的办公电话搬到了工地上,边参加劳动边指挥全区的工作。夜间大垌一片灯火,有21名青年人组成的突击队从凌晨2时开始一直劳动到晚上10时,起到了很好的先锋模范作用。

经过干部群众的艰苦努力,在海陵岛全岛数万亩干旱耕地上开挖出大大小小1200多个3米多深的平塘。此后,又通过在有山溪的地方筑了48个山塘和38个坡坝,拦蓄山水,修建了200个引水工程。通过兴修水利,有力地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1957年,海陵岛全岛水稻平均亩产达到了530斤,当地的生产生活发生了可喜的变化。

1957年秋,海陵岛通过兴修水利挖平塘等办法抗旱的经验在湛江专区各市(县)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委员会和中共湛江地方委员会相继作出了《关于学习海陵岛消灭了干旱的经验的决定》,随后的一个多月里,湛江专区各县先后派出代表,组织参观团约2000人前来海陵岛参观学习,中共湛江地方委员会组织海陵区4名干部到湛江专区各县作巡回报告,在各县的党代会上作海陵人民消灭干旱的经验介绍。据统计,湛江专区直接听报告的有一万多人,各县代表在参观和听报告之后,无不为海陵岛人民不怕困难艰苦奋斗、用穷办法消灭旱灾的精神和事迹所折服和感动。各县纷纷联系实际,学习海陵岛经验,比干劲,比速度,掀起了兴修水利的热潮。

当年12月,省召开党代会,阳江县自成一个分团参加大会。县领导孙正述等到省参加预备会,期间汇报了海陵岛打平塘抗旱救灾的经验,省委办公厅决定将海陵岛的经验写成书面发言作为党代会的文件资料。因此,电告梁坚(其时已从海陵区调入县委办公室)赶到广州写汇报材料,梁坚用了三天时间便将初稿写出来了,题目是《用劳动的双手,创造我们美好的家园》,县领导阅稿后略作了修改。材料送到大会秘书处审查,出乎意料的是,该稿最后竟成了大会正式发言稿,令全县到会的领导和党代表十分惊喜。在省党代会上,海陵岛的这个发言,不断被掌声打断,陶铸四次站起来插话,肯定海陵岛打平塘的经验,并表态会后一定要到海陵岛去看一看,并挥手说“海陵岛是英雄岛”。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初访海陵岛 陶铸拍板作出建设海陵大堤决策

1958年2月,海陵岛的隆冬如同春天一般秀丽。2日和3日,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省长陈郁、省委书记李坚真等同志来到被陶铸称为“英雄岛”的海陵岛访问。他们从海陵岛西南角到东北角,步行45里。陶铸一行看到海陵岛上遍地绿油油的冬种番薯和小麦,全岛1280多个平塘基本解决了农田的灌溉,塘上还浮游着鹅群,从平塘随手捞上的大鲢鱼有5斤重。通过大积基肥,有的垌稻谷亩产已达800斤,岛上一个村庄二次将田垌改名,一次是土改分田时将“望天垌”改为“送穷垌”,有水灌溉以后又将“送穷垌”改为了“富裕垌”。岛上开始栽种桔子、荔枝、黄皮等果树。

陶铸一行在海陵岛看了丰产的冬种作物和有关水利设施,也看了“望天垌”和“送穷垌”,在向当地干部群众了解生产生活有关情况后,他鼓励当地干部群众要多方努力,将海陵岛建设为鱼米之岛、畜产之岛、绿化之岛、水果之岛和有文化讲卫生之岛。

当时海陵岛是个闭塞落后的孤岛,上岛、出岛都要靠坐渡船,丰富的海产品销售有困难,极大地阻碍了海陵岛与外界的交流发展和群众生活的改善,海陵岛的干部群众热切希望建设海陵大堤,变孤岛为半岛。在这次考察访问将结束时,陶铸代表省里作出了“将拨一笔款来,帮助海陵岛人民实现‘孤岛变半岛’计划,在海陵岛东北端的‘海陵头’,与隔海相望的平冈,建设一条‘海陵大堤’,把海陵岛和大陆连接起来。”

◎历八年苦战 经几多艰难几多挫折大堤终通车

省里作出建设海陵大堤的决定,阳江县人民深受鼓舞,从多方面开始着手做海陵大堤建设前期准备工作。2008年冬,记者应邀为阳东区红丰镇麻汕小学编写校志,在市区猫山采访时已退休在家的该校解放后第一任校长黄思康(已于2011年去世)时,意外地了解到,他是1958年建设海陵大堤的设计师之一。黄思康说,解放初他在麻汕小学短期从事教育工作,随后组织将他调到了水利部门工作。1951年和1952年,黄思康参加过漠阳江中下游捷东堤和捷西堤的设计建设,积累了比较丰富的堤围建设经验。建设海陵大堤时,黄思康参与设计与建设。

说起当年建设海陵大堤的日日夜夜,黄思康感慨万千,他说那是一场漫长艰苦的战斗。1958年6月,当时在阳江县水电局当技术员的黄思康接到任务,要他带领一支30多名技术人员的队伍到海陵去,在一月内完成海陵大堤建设的数据测量工作。那个时候正逢“大跃进”, 黄思康不敢怠慢,他将技术人员分成两支小队,一支到漠阳江出海口北津一带,另一支到溪头对面的暗龟村进行潮水、水深等数据测量。那时仪器设备简单,大家克服一切团难,在大腿深的泥潭里进行人工测量。通过日夜赶工,20多天后,终于获得了所需的数据。

黄思康高效率的工作获得了领导的赞赏。上级认为他熟悉情况,就将海陵大堤设计的任务交给了黄思康。此后,黄思康和十几位技术员蹲在海陵又是一个月,翻资料,看地势、观潮汐等,最后敲定将海陵大堤建设成为“宽8米,可两车对开,堤面高出潮水最高点1米”的长堤,预计用土100万立方米,石头40万立方米。

黄思康还说,根据县委的要求,海陵大堤设计建设时预留有水利渠道,计划将同时期建设的双捷拦河坝引水工程通过青年运河,将漠阳江河水引入海陵岛,彻底解决海陵岛世代干旱难题。“只是后来双捷拦河坝引水工程建好以后,该坝原来设计的蓄水水位导致阳春县一些地方受浸面积过大,上级调低了蓄水水位。”黄思康说,调低水位后,双捷拦河坝的水就进不了海陵岛,但海陵大堤设计建设时还是预留有水利渠道。1992年,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成立,海陵岛现代化建设全面铺开,从江城铺设自来水管道进入海陵岛时终于用上海陵大堤预留的水利渠道,节省了大笔的费用。

已经84岁的周炽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当时刚成立不久的两阳县在海陵岛暗龟对面的平冈黄村搭棚设立了海陵岛大堤建设指挥部,中共两阳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卫生秀兼任指挥部总指挥,在县文化馆工作的周炽彬被抽调到指挥部做宣传报道工作。

1958年12月8日,海陵大堤正式动工兴建。海陵大堤处当时海水较深,包括从阳春来的很多民工分别在大洲、暗龟、平冈等三个工地大筑海堤,工地上每天有民工数千人参战。平冈一侧、海陵一侧到今海陵中学处,搭有很多的棚子,民工们晚上就吃住在棚子里。开工头几天,就出现了问题,当天倒下填海的石头、泥,第二天就被海水冲走了,那时候大家心都凉了,放下去的材料都没了,这么长的海堤还怎么筑?指挥部赶紧组织负责设计和施工的人员“开诸葛亮会”。最后决定请县里协调水运公社,请他们派出一批批即将被淘汰的驳船来支援。当满载着石头的驳船开到筑堤处,就凿穿驳船,让船和石头一起下沉。实践证明,这个办法可行,后来整条大堤都是这样建设的。

周炽彬经常在工地上负责拍摄工程建设进程和采写报道工地上的好人好事,然后编辑出版《工地快报》,这份定期出版的手工油印快报贴在工地的各个小阅报栏上,极大地鼓舞了民工的斗志。

那时施工工具十分落后,几乎全部用人力肩挑运泥,修堤条件异常艰苦,建设者们吃住在工地。后来县委提出了“开展高工效运动”,工地大闹工具改革,提倡“一人一工具”,试图提高工效,早日完成修筑海堤任务。如石塘生产区赶搭装泥码头,民工半夜不休息赶制三轮车和牛车。有人还想出了“空中运输线”,从山上到修建海堤处搭建索道,利用工具载泥顺着索道搬泥填海。海陵公社提出了“三十化”,即“运土铁路斗车化,牛拉列车化(一只牛拉几部牛车),木轨火车化,海上运输船众化”等等,海陵公社党委副书记戴如春还创造了“一人牵牛拉三车,人牛同出力”的经验。旧冲工区创造的“海上车子”“海上滑板”等工具,将车子和滑板浮在海泥上运土。

周炽彬回忆说:“大跃进时期,人们的主观愿望很强,上述一些所谓提高工效的做法,除了手推车坚持到大堤修好外,其他方式由于不切实际,用了没多久就无法用了。”据统计,为修建海陵大堤,海陵岛有3座山被挖平,用了47万立方米石块,泥土也动用了118万立方米。

1965年,经过万名建设者的努力,大堤原本可以通车了,但7月15日和9月27日接连来了两场强台风夹着暴雨,大堤反复被水冲断和被台风狂雨拦腰掀断,露出沉下的驳船和石头。有些民工栖身用的棚子也被掀翻,不少人哭了起来。

困难吓不倒阳江人民,风雨过后,建设者们又日夜奋战在大堤上……

1966年7月1日,长达4625米的海陵大堤终于正式通车。“一道长堤接翠微”变成现实了。

周炽彬十分遗憾地说,当年他拍摄了大量大堤建设场面的照片,拍摄了县委第一书记孙正述等县领导、指挥部第一任总指挥卫生秀、第二任总指挥莫顺钦等人在工地上劳动的照片,由于多次搬家,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已经遗落。

小故事

陶铸写出《访海陵岛》

黄思惠回忆,1979年他在闸坡公社当干部。一天,时任闸坡公社党委书记陈俊调往县农委任职。在离任告别会上,陈俊饱含深情地向在座的干部说,1958年2月,我任中共闸坡镇党委书记,住在三层的镇办公大楼(该楼已拆)2楼最偏的一个房间。2日早上,陶铸一行从阳江城河堤坐电船来到闸坡,那时闸坡的接待条件十分有限,陈俊将自己房间稍加整理后腾出来给陶铸在海陵岛考察期间休息用。当天晚上,陶铸回来休息。第二天继续访问海陵岛。陈俊在整理房间时发现桌面上的一叠信笺上面一页留下苍劲有力的钢笔痕迹,他拿到外面一看,原来是陶铸写的《访海陵岛》四句诗(上阕),字迹仍清晰可见,钢笔写的那张应该是陶铸的秘书拿去了,陈俊赶忙将有钢笔痕迹的那张信笺保管起来。第三天,陈俊又在那叠信笺上的钢笔痕迹看到另四句诗(下阕)。这就是陶铸写的《访海陵岛》。陈俊将那两张陶铸写的有钢笔痕迹的信笺保存下来。

1959年9月11日,陶铸在《南方日报》上发表这首诗。发表的诗上有序说,此诗是作者1958年春与陈郁、李坚真访问海陵岛时所作,看到诗中的期待正在变为现实,将旧诗发表借以对海陵岛干部群众干劲十足、艰苦奋斗的精神表示敬意。陈俊拿出保存的信笺一对照,正是这首诗。

灯光闪闪十里明

市区一名资深的老文化人近日对记者说,在建设海陵大堤的日日夜夜,阳江一万多名建设者不顾酷暑严寒,日夜奋战在近十里的大堤上,吸引了省城文学作家和珠江电影制片厂的注意。省城文学作家前来建设工地深入生活后,用浪漫主义的笔触,写出数千字的报告文学《灯光闪闪十里明》于海陵大堤正式通车后在《羊城晚报》第四版上整版刊出,热情讴歌阳江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壮志凌云,当年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阳江有不少中学生用手抄本抄下了这篇美文欣赏。

珠江电影制片厂派出一个电影摄制组来到海陵建设大堤,将阳江人民气吞山河、干劲冲天的多个建设场面拍摄下来,制成纪录片,在全国放映。